当前位置:首页 > 北从蓉 > 正文

“国际科学合作不应成为牺牲品”(深度观察)

摘要: 核心阅读 美西方一些国家以俄乌冲突为由,相继中止与俄罗斯在科技研发及创新领域的合作,企...

核心阅读

美西方一些国家以俄乌冲突为由,相继中止与俄罗斯在科技研发及创新领域的合作,企图在国际科学合作领域与俄罗斯“脱钩”。美西方将科学问题政治化的行为遭到众多专家学者和媒体的批评。

当前,美欧与俄罗斯之间的不少科研合作项目已被迫中止,这加剧了科研领域的逆全球化趋势,对国际科学合作精神构成巨大威胁。不少有识之士指出,美西方极力推动与俄“科研脱钩”,同时对俄科学家进行妖魔化和孤立,损害了国际科学合作精神,不利于全球科学交流与发展,也不利于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

西方多国相继取消与俄科技合作

俄乌冲突升级后,美西方一些国家逐步停止了与俄方的一些科技合作。在太空探索领域,欧洲航天局暂停与俄罗斯在月球任务和“火星太空生物学”计划上的合作。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地外物理研究所宣布,暂停与俄罗斯在太空领域的科研合作,并关闭了搭载于俄罗斯卫星上的黑洞望远镜,而该望远镜绘制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宇宙黑洞地图。用俄罗斯火箭发射4颗伽利略导航卫星、“欧几里德”空间望远镜以及法国CSO―3侦察卫星的计划也被叫停。此外,美俄在国际空间站方面的合作也面临不确定性。

在大型国际科研项目方面,欧盟委员会3月宣布,全面停止与俄罗斯在科技研发及创新领域的合作。欧盟委员会宣布,暂停欧盟科研资助框架“地平线欧洲计划”中涉及俄研究机构的各项协议。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取消了俄罗斯的观察员身份,终止了其参加相关学术会议和使用欧方大型加速器等实验设备的资格。位于德国的欧洲自由电子激光装置运行方宣布暂停与俄方的合作协议。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副教授德米特里・斯特雷勒茨基就此表示:“我非常惊讶欧盟把科学家作为目标。”

在学术交流层面,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结束了与“俄罗斯硅谷”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的合作关系。英国、欧盟等方面冻结或撤回了对俄科研项目的资金支持。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暂停与俄罗斯机构的所有联系。加拿大指示其科研机构“避免”与俄罗斯开展新的合作。

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的5名科学家3月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联名信指出:“停止与俄罗斯科学家的所有互动,意味着西方和全球利益和价值观的严重倒退。”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约翰・霍尔德伦是该信件的起草人之一,他表示:“我非常重视科技合作。正在发生的事情是对俄罗斯科学家的大规模妖魔化和孤立,我和同事一起写了那封信,我们对此感到震惊。”

专家指出“科研脱钩”是双输方案

法新社指出,长期以来,国际科学合作,特别是在太空领域的合作,一直象征着冷战后的世界团结。欧洲航天局中止与俄方的合作,这一决定意味着“火星太空生物学”任务将被长期推迟。这对欧洲和俄罗斯数千名从事该项目多年的科学家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西班牙《国家报》网站指出,俄乌冲突正在引发“欧洲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太空危机”。

“与运输、能源或食品一样,航天部门的供应链也遭遇了严重的中断,迫使许多项目的日程发生了变化。”西班牙工业技术发展中心负责人豪尔赫・隆巴说,如果欧洲想在太空领域与俄“脱钩”,需要数十亿欧元的额外投资。

路透社报道说,西方对俄制裁损害了科学研究与气候变化研究。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生物地球化学研究所冻结相关资金,可能导致一个位于西伯利亚的研究北极永久冻土的科研站测量中断。马克斯・普朗克学会发言人彼得・赫格斯贝格说,资金冻结可能会导致该科研站自2013年以来的连续测量中断,影响科学家对全球气候变暖趋势的认知。

“对于整个科学界来说,与俄‘脱钩’是一个双输的解决方案。国际科学合作不应成为牺牲品。”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德米特里・谢帕先科强调,面对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等全球性问题,如果没有俄罗斯的试验场地和俄罗斯科学家的专业知识,就很难解决这些问题。

俄罗斯化学家帕维尔・特罗申参与了俄罗斯和德国联合开发的通信卫星下一代太阳能电池项目,但随着德方暂停合作,该项目前景黯淡。他说,联合项目应该是为了全世界的利益而进行的,“把俄罗斯科学家排除在外只会适得其反”。

多方呼吁继续开展科学交流

目前,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表示反对将科学问题政治化的做法。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有上千名俄罗斯科学家参与实验工作。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研究和计算主管约阿希姆・姆尼希表示,这些俄罗斯同事不应受到“惩罚”。巴西物理学会主席、核物理学家德博拉・佩雷斯・梅内塞斯表示,科学家不应为乌克兰危机付出代价。比利时大学校长会议发表声明,呼吁各国政府“确保学术合作能够尽可能地继续下去”。

世界社会主义网站刊文指出:“惩罚俄罗斯学者和学生,这没有任何进步的内容。相反,这是一种咄咄逼人的行为,文化和公共生活中激烈的反俄运动,旨在妖魔化俄罗斯的一切,并让科学为外交和战争政策服务。”

美联社指出,科学家们表示,对俄罗斯与西方双方来说,这种科学脱钩的代价都很高,如果没有科学合作,应对气候变化和其他问题将变得更加困难,时间也会被浪费。科学家们在共同研究从释放原子能量到向太空发射探测器等诸多难题时,已经变得相互依赖对方的专业知识,“破坏这张紧密的合作网络将是非常复杂的事情”。

美国费米国家加速器实验室的科学家唐・林肯表示,在国际空间站、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等项目上,各国应该“为了人类的利益而共同努力”。这些成就是全球科学进步的组成部分,是推动人类了解周围世界的独特而宝贵的工具。“如果没有包括俄罗斯研究人员在内的所有相关人员的贡献,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如果禁止俄罗斯参与这些大型科学项目,我们就不会取得这样的进展。”

“尽管当前存在挑战,科学交流仍应继续进行,科学的力量可以推动国际社会的积极变化。”《自然》杂志文章指出,接触而非孤立,更有助于构筑沟通的桥梁,从而为和平铺平道路。

(本报华盛顿电) 

《 人民日报 》( 2022年05月31日 17 版)

发表评论